<pre id="z911z"><del id="z911z"></del></pre>
    <p id="z911z"></p>

    <pre id="z911z"></pre>

        <ruby id="z911z"></ruby>
          <del id="z911z"><dfn id="z911z"><form id="z911z"></form></dfn></del>

            南京,大齡自閉癥托養機構被殘聯告了,創辦者被判賠100萬(二)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2/5/12 16:38:57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敗訴者的困獸之斗


            一位家長說,自從二審判決出來,劉強主任就有些魔怔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每天醒來一打開手機,寧馨陽光家園家長群里總是堆著他發的,一大長串、一大長串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剛開始,還有人會回復兩句,鼓勵劉強不要放棄,堅持申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后來,面對他那些發了一遍又一遍的法律文書和文字材料,以及總是雙手合十祈禱求助的表情,人們漸漸地選擇了無視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最終有一次,劉強打開群消息,界面顯示他已經被踢出群聊。那時的他,已徹底離了開寧馨陽光家園。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劉強被踢出群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這場困局里,最后好像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在疲于奔命了!”劉強說。


            在一審前,南京市殘聯已經申請對他的財產進行了保全,他賣掉一套大面積的老房子換購一套小房子之后的余款,至今被凍結。盡管還未被徹底劃撥,但基本跟執行沒什么區別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對公益已心灰意冷,情緒上來時,能用他想到的任何負面詞匯來形容他身心相許的事業。


            “做大齡托養這些年,我透支了我所有的人脈、資源和知識儲備,還搭上了我的家產。”劉強的人生規劃里,已不再有“大齡托養”四個字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還經常想起那些年他獲得的各種榮譽,各種媒體報道。


            時不時,他還會在朋友圈掛一些出來,但這都無助于緩解他的困境和焦慮。想幫助他的人,沒能力;有能力幫助他的人,都似乎愛莫能助。


            他前所未有地感到孤單,無助。這一切,都源自一場官司。

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機構敗訴,個人擔責


            2018年3月28日,南京市殘聯將寧馨陽光家園告上法庭,要求中心按協議賠付承辦托養機構以來的房屋維修等費用,共計1352521.78元,同時請求法院判決該中心的創辦者劉強和陶某承擔連帶責任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018年6月27日,一審南京建鄴區法院下達《民事判決書》,認為被告寧馨陽光家園服務中心雖登記為法人型民辦非企業單位,但其登記的住所系托養項目運營場所,而非自身辦公管理場所,其實際不符合法人所應具備的法定要件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因此,劉強及另一名被告陶某作為中心創辦者,應對被告寧馨陽光家園服務中心所付款義務承擔連帶責任,賠付給殘聯1352521.78元的場地及設施折舊費。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審判決書截圖


            這起判決讓劉強至今覺得不可理喻。


            一審法院認定殘聯租給寧馨陽光家園的場地面積多達4500平米,盡管這個面積我并不認可,但一棟樓,那么大的地方,我們怎么連個辦公室都塞不進去?哪條法律規定運營場所不能同時用來辦公?”


            一審判決出來后,劉強毫不猶豫地就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。


            2019年7月30日,經過長達一年的反復質證、詢問、談話,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下達二審民事判決書。


            該判決沒有對一審判決中“寧馨陽光家園服務中心不符合法人的法定要件”展開討論,而是用了一個新的理由,要求劉強和陶某承擔連帶責任。


            這個理由是,寧馨陽光家園應系公辦民營性質的社會服務機構,但根據該中心理事、南京市殘聯工作人員沈某提供的《情況說明》,沈某從未收到召開理事會的通知,更未參加過實際理事會議,內部管理系另外兩名理事劉強、陶某實際控制。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沈某提交的情況說明書


            “該行為已違背中心章程,規避了市殘聯的有效監管,與其公辦民營社會服務機構的公益性不符。故劉強、陶某應對被告寧馨服務中心支付房屋維護費、設備折舊費的義務承擔連帶責任。” 


            基于此,南京市中院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其中,劉強個人須賠付100萬場地費給殘聯。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二審判決書截圖


            “我不服。即使要承擔,也應該是具備獨立法人資格的社會服務機構寧馨陽光家園服務中心,而非舉辦者!眲娬f。


            法院認定寧馨陽光家園與其公辦民營社會服務機構的公益性不符,證據主要是南京市殘聯的證明,以及殘聯工作人員沈某的《情況說明》。


            “他們肯定會替自己說話了。”劉強說,“退一萬步,即使我的機構不具備充分的公益性,那也不是讓我個人承擔連帶責任的理由。中國公益性不足的公司和機構多了去了,難道都要取消它們的法人資格?


            然而在中國,二審判決即為終審判決。劉強下一步只能申訴,而他很清楚,申訴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。


          首 頁  |  關于櫸之鄉  |  干預訓練  |  櫸之鄉環境  |  櫸之鄉優勢  |  櫸之鄉人文  |  自閉癥專題  |  常見問題  |  服務對象  |  加入櫸之鄉  |  櫸之鄉動態  |  聯系我們 
          天天日夜夜操AⅤ